首页WeIP活动秒聚广州 | 知识产权运营研讨会
【地点】:广州
【时间】:2016-06-04
报名结束

具体内容

WeIP知产生态圈秒聚第26期—秒聚广州

地点:广州国家版权贸易基地(越秀)
时间:6月4号下午14:30-17:30

主办方:小马股份 国家版权贸易基地(越秀)

承办方:广东粤智知识产权运营有限公司

主题:"秒聚"活动,主要有三方面的内容,一是资源对接,优势互补。

           二是析疑解惑,瞭望前程,相互了解,提出疑问。

           三是主题内容研讨:本次研讨课题是知识产权运营。


报名人员
1、张楚,教授,法大知产研究中心
2、黄昱开,董事长,小马股份

3、黄怀成,国家版权贸易基地(越秀)

4、刘瑜,国家版权基地(越秀)业务主管

4、胡少波,董事长,广东粤智知识产权运营有限公司

5、孟祥友,股东,广东粤智知识产权运营有限公司
6、张永奇,法务总监,深圳市三维度科技有限公司。
7、董良启,执行会长,广东省企业无形资产管理与保护协会。
8、赵赛香,知识产权项目总监,广东易传律师事务所。
9、唐珺,广东金融学院法律系副教授,品牌建设与创新战略研究中心主任。
10、邹佳,实习律师,广东粤高律师事务所
11、谢应霞,广州奥凯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12、李银惠,律师,广东祁增颢律师事务所
13、韩鹏,项目经理,广东高鑫知识产权
14、黄愉锋,专利工程师, 深圳市金笔知识产权代理事务所 
15、颜希文,专利代理人,广州三环专利代理有限公司
16、曾慧,总经理助理,广东粤智知识产权运营有限公司
17、王慧龙,副总裁,尚标知识产权集团
18、卢丽洁,业务中心总经理,广东高航知识产权运营有限公司
19、熊祖昌,高级知识产权顾问,广东高航知识产权运营有限公司
20、罗盟萌,广东省知识产权经济促进会
21、蔡倩仪,AGIP Abu-Ghazaleh Intellectual Property

22、刘方正,项目发起人,广州市维康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23、郭畅,政法大学研究生

24、罗水根,企业

25、许尤庆,广东哲力知识产权事务所


秒聚精彩回顾

(WeIP秒聚张教授开场发言) 

定向业务交流


秒聚活动全景图

活动后合影留念



活动研讨会议纪要



1

版权运营成功需要往源头走,如《老炮儿》,有一家公司将其转换成音频产品,卖给广播电台给司机听,认为这才是运营,专利运营的着力点也要放在这上面 。——张楚教授


2

高智在广州还搞了个“派富”的公司,国内专利现在有数量没有质量,节能环保是趋势,现在国有资本在准备长线投资,在这个大环境下,有价值的专利运营周期长,与我国的经济模式相关,专利运营首先专利技术实际应用能够满足市场要求是关键。能够真正的吸引技术消费者的眼球,让技术消费者认为是可行的。——胡少波


3

科技成果转换平台的项目在运营,科技与文化融合之前开始做的,在整个专利运营过程中两个方向:

1、金融手段投资性的

2、直接转换为生产力(最难的)

现在做知识产权运营的叫掮客,华南理工大学的研究很强,但这些都放在番禺浪费,花了4000多万的研究,专利筛选工作的投资是极其庞大的并且需要有非常丰富的经历的人才可以做的,而且风险极高,建议大家采用平台式的运营模式,汇聚各方资源力量,无论资本还是资历,使信息更加对称,运营更高效,把智力资本集聚,才能对资本的介入做出准确的判断,所以需要大平台方式才能更好地运营。——黄怀成


4

专利运营是伪命题,主要是投入成本不可预计,离真正生产力应用的道路还是很曲折,知识产权公司无法支撑庞大的研究前置性支出也无法支撑后置的迭代支出,甚至都无法支撑专利的法律地位与技术有效性分释的支出,噪声专利实在太多,每一个点都要精专的技术人才,现在所谓的专利运营,大部份都是对于专利法律本体地位的运营,而非专利技术本体的运营,所以小马网除了专利运营不敢碰,其它都会碰。——黄昱开


5

专利运营应该由国企来做,用市场主体来承担,国家现在大把的钱没地方花,现在没有人愿意承担责任,所以没行动。—— 黄怀成


6

市场实际需要应用的基础的需要投入。—— 罗水根


7

天猫的商标入驻要求,使商标成为了一个刚需,导致商标需求量的猛然加大。—— 王慧龙


8

在美国专利诉讼的纠纷数量远远超过商标和版权的,但在国内是相反的,因为美国商标和版权已经很成熟,美国是诉讼费量多,国内是代理费量多,认为科研人员不努力,国内的技术本身不领先,需要知识产权保护的加强,促进企业的技术投资发展,专利运营的技巧在国内已经非常成熟,目前我们真正能做的是在市场上找真正的先进技术,然后押宝,前提是判断标准很重要,大部分的专利运营公司都是偏重于一个很小的特定领域,吃透这个领域。—— 李银惠


9

上面说的就是技术创新度不够,然后再深究就是产权的问题。有很多技术的生命周期很短的半年一年,但打一个专利官司要3年5年9年都有,企业知识产权联盟在温州有人搞,从公力走向私力,在网上搜集侵权的证据(这个不要钱),然后吸引客户找他走非诉讼的渠道牟利。知识产权产业特色,中国造假的太多,形成了一个行业,那需要一个打假的行业,中国的企业不愿意掏钱去维权打假,只有国外品牌大企业才愿意去打假,江浙人引入金融有维权打假基金(800万),先评估和垫资帮企业打假,成功后再分利,打假要有金融基础,还有人在做侵权保险(不是佛山的诉讼费保险),由代理机构代理维权如安邦保险有在洽谈业务,中国的知识产权模式应由知识产权行业来解决。

—— 张教授


10

代理国外公司做广交会的投诉,一线专利申请工作,帮本田公司做广交会的投诉如维权打假,比如有一次找到了造假厂,证据确凿,法院对这种案例的执行给出理由,这个厂子能开工维持已经不错了,就算了吧不要搞这种事情;以前每次投诉的时候,不仅投诉国产的摩托车,日本专家还会打包一些材料到日本去借鉴中国的技术,所以说我们国内的企业现在已经有很多脱离了他们的投诉圈了,并且有自己的设计;宁波有一家企业把本田过期的一些外观专利全部重新申请授权,竟然成功了,然后他还拿这些专利来告本田;专利商用是一个长线的话题,哪一个研究能换成钱不知道,很多都是来应付国家给的钱和课题,不是市场需求的来源,市场需求才是最根本的,如果技术来源就不正,那很难找到真正的技术。—— 颜希文


11

在国外待了十几年,先生是搞科研,自己搞些贸易,欧洲五年,美国六年,欧美本土品牌维护很好,没钱的不介意假的,打法制保护了假冒伪劣产品对品牌的冲击,所以中国的法制不完善,但这里有个盲目的乐观,知识产权市场会越来越完善,而且发展会越来越快,因为有互联网的推动,假冒都是钱闹的,知识产权应该会有一个跑步前进的时期,3-5年会有体现;关于科研不对称问题,先生是德国马普的博士生,美国的MIH的博士后,国外科研基金是来自于企业,但在国内都是国家基金,认为现在的企业大部分急功近利,等不及科研的等待与沉淀。——刘瑜


12

北京知识产权赔偿额最高的是外观专利侵权,300多万,江浙人对知识产权研究很深,比如当年的外观设计竹凉席,一次申请了好几十个,在海关登记后,不让浙江人出口,他还自己证明自己无效,都无效不掉,最后请政府找专家才无效掉。—— 张楚


13

一个案例,实用新型的被子,揭阳人申请的,负责生产的一个员工,他就是玩专利的,用了2000块钱申请了实用新型,但这个人再也回不了揭阳了。—— 颜希文


14

打假不能靠法院,法院流程太长,国内市场打假供不应求,它涉及工商、公安、质检、私人侦探系统,要在全国各地展开,所以一般人做不到。—— 张教授


15

信息不对称导致近年来的买卖,建立了平台把专利放在网上卖,律师所和代理机构定价位和权利,类似淘宝的平台。—— 罗水根


16

广东粤智知识产权运营有限公司是属于南方文化产权交易所下面做专利商标的,目前投资一千万在做一个大的平台,融合知识产权和商标,不仅仅做买卖,更多的是做唐教授说的那一块,包括科研项目,现在系统已经基本成型,在测试阶段,另外关于知识产权维权,商业维权法院存在暧昧态度。—— 胡少波